AG贵宾厅娱乐_正因用心

回忆录:玩《武魂》认识土豪基友,获资助去国

2018-04-27 16:27:20来源:17173编辑:一封情书评论(0)

   大多数人对借钱这种事是很“抵触”的,毕竟钱借了要不要得回就很难说了。尤其借钱给网友,相信更没多人少敢借。如果我说曾经真的有个游戏好友借了我一大笔钱,而且连欠条都没打,你会相信吗?

   我是我们那个小县城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,因为家境一般,我很少参与同学组织的娱乐活动,即便是AA制,也不想浪费那份享乐钱。大学有太多的空闲时间,除了一周两节课的初中私人家教(一节课80)赚点生活费,我的娱乐只剩下游戏,游戏于我,更是另外一个自由的世界。

   我在2013年接触到的这款游戏,当时无意看到的一段“人物飞檐走壁”的CG动画,于是就进了这款游戏。

?

   当时我选的职业是少林,原因有很多,但主要是和尚无欲无求,保持本心,抵制诱惑,很适合我当时的心境。

   我跟风哥相遇还得感谢一个杀我无数次的七煞,在我等级很低时候去鸣沙山打怪做主线任务,路上有个七煞(游戏中的战士)一刀向我劈来,我就躺下了。游戏里总是有些人会仗着等级高欺负弱者,并且以之为乐趣,这很正常。

   我复活后继续跑到鸣沙山做任务,没想到那个七煞还等在那里,而且他又杀了我一次。被连续击杀两次,我心里憋着一股气,躺在地上,第一次在游戏里跟人互喷。

   或许是因为我在骂人方面的语言组织能力比较强,那个七煞被我彻底惹怒了,他就埋伏任务地点一次次杀我,我也头铁的一次次跑到那试图完成任务。游戏的世界就是残酷,有实力的站着,没实力的躺下,我也不知道自己被杀了几次。

   当我第N次去鸣沙山送人头时,躺在地上的并不是我,而是七煞,尸体旁边站着一个高级‘鬼魅’(游戏中的刺客)。初次见面,风哥以一种游戏大神的形象把我解救出来。因为那次风哥的路见不平,我加了他的游戏帮会,以确保之后不会再遇到这种事。

   或许是因为在生活中我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,对于风哥的“救命之恩”,只是心里淡淡的感谢。那一次出手帮我,或许只是他的一时兴起,我从小独立习惯了,并不容易因为一些事情感动。确切的说,我们最开始的友谊还是从帮战开始的。

   风哥游戏ID叫“风清扬”,ID和他的性子很像,说好听点就是洒脱,说不好听点就是“爱浪”。这一点在帮战上尤为突出,风哥是一个好战分子,对帮战这种大混战的方式特别热衷,自从把我拉进他所在的帮派后。每次打帮战他都要叫上我。

   我是少林,定位是个肉盾,我和风哥的二人组合分工很明确,我跳进人群中吸引仇恨,风哥乘机隐身绕到敌人背后暗杀,一套技能打完之后,就“诈尸”(游戏中的逃脱技能)跑路。而我就没那么幸运了,经常就围殴致死。看到我死后,风哥就会“良心发现”冲进敌群里为我报仇,然后他也躺下了。在我看来,他救我就是个幌子,其实就是想秀操作!

   我本以为我的大学会在上课、家教、和玩游戏之间慢慢结束,然后毕业出去找一份普通的工作,然而生活总是会给人带来一些额外的惊喜。大三那年我得到了一个出国做交换生的机会。去德国一年,虽然学费是免的,但按那时德国的消费水平,我还需要6万左右的生活费。

   “机会难得要好好把握,学设计的出国走走,看看外面的世界对这个专业有很大的帮助,以后回国找工作也容易些,虽然成本高了点,但回报很大。”指导员诚恳的跟我说。

   说不心动是假的,但我不太敢把这事和家里说,供我上学已经让他们很拮据,我不希望他们再因为我四处借钱。

   说实在,当时我几乎都已经熄灭出国的想法了,挺无奈的事情。

   当一个人心情愁苦时,会想着倾诉,倾诉并不是希望得到帮助,而是想听安慰,就像这样简单一句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出国未必就能好到哪里去。”对当时的我来说,网络上虚拟的人更适合在这时候交谈,所以这是我第一次在游戏里找风哥聊游戏外的事。

   我已经不记得当时风哥回复我什么,只记得我一通吐槽现实的不公后,风哥说要去旅游几天,不在的几天时间里,请我帮他上号做些任务,如果我想,也可以用他的号打帮战,让我体验下爆炸的鬼魅输出。

   我平时都是玩少林,没有玩过其他职业,也不太想玩,本来想拒绝,想到刚找他吐槽倾诉了这么久,立马拒绝有点不太近人情,于是就勉强答应了。

   帮风哥做了日常任务后,我用风哥的号打帮战。我只知道风哥大我7岁,现在是一个上班族,对游戏挺舍得花钱,他的号很强,在区里的鬼魅能排进前10。虽然我对鬼魅角色不是很熟悉,但装备的碾压还是让我在帮战中大杀特杀,狠狠发泄了郁闷的情绪。

上一篇:《神偷4》通关心得经验分享
下一篇:《终极闪光:流浪者》隐藏要素心得汇总介绍